• 欢迎来到E部落,您当前状态:游客。
  •  | 注册
1人关注
[离线] [] [文集]
V会员(身份证认证)
发贴 326 贴(高级E友)
[楼]
             第一卷 第二章 洞庭风云    
   冷敖赤膊卓立在指挥舰的主舱上,望着波澜壮阔的洞庭湖,雄心壮志.
  此际将黄昏时分,落日的霞光斜射在他古铜色的皮肤。衬着勾鼻方脸,予人深邃难测的印象,丘壑般肌肉的虎背熊腰,布满刀伤剑痕,自有一股震慑人心的霸气。
  自二十五年前创立月宗,势力已遍及南北. 打破了黑道由逍遥门、将军盟和天龙会三足鼎立的局面.
  站在他身后的“及时雨”莫问心,乃月宗总护法。身材消瘦,手足颀长,全身金衣裹着.露出蜡黄的脸容,一双眼眸时有精光闪过,给平淡无奇的容貌增添了魅力。
  正在沉思的冷敖,被莫问心亢奋地语气打断:“宗主,刚收到毒蛇坛主独孤傲飞鸽传书,他领战鹰与毒蛇两坛近4000人马,由陆路入黑前发起攻击,水路十六艘战舰共计3600名弟兄也已调拨完毕,现在距黄河帮水域约二十里,是否疏散洞庭所有闲杂船只?”冷敖淡淡答道:“一切依计行事吧!”莫问心恭敬地道:“宗主,没什么吩咐,属下这就去安排?”冷敖挥了挥手,莫问心正要躬身离开,指挥舰右前方水域传来叱喝声.
  两人闻声及目望去.
  见有月宗头目正驭驱逐舰遣散洞庭所有船只,右前方水域的扁舟,站立着一妙龄蒙纱女子,正飞脚将一门众踹入湖水中.
  “及时雨”莫问心蹙眉向站在舱口的守卫喊道:“你速去戒告领事者,敢挡战舰前进者杀无赦!”
  冷敖望着那女子敏捷身手,嘴角逸出一丝讶笑,莞尔道:“慢,你将那姑娘请到这里来,不可对人无礼”
  片刻,冷敖向盈盈俏立面前的蒙纱女子问道:“姑娘何人?” 女子微“哼”了声,冰冷问道:“你又是何人?敢阻本姑娘的去向。”莫问心正要喝骂,见冷敖打了个手势,硬压下到嘴边的话.
  冷敖浅笑轻言道:“呵呵!在下冷敖,为我属下的莽撞向姑娘致歉。”
  蒙纱女子闻听“冷敖”两字,心里一惊,怔怔地望着眼前男子.曾无数次幻想过,这令江湖宵小闻风丧胆的奇男子,此刻就站在自己的面前。
  强掩如鹿撞的心绪,面带恭谨地说道:“逍遥门怜晓敏拜见‘无为公子’,若有唐突之处,望冷宗主见谅!”说完缓缓卸下蒙面巾纱,露出一张精致的娇脸。
   冷敖虎目一亮,哈哈笑道:“人称‘艳媚柔骨’怜晓敏艳绝天下,今日冷某有幸所见。实名至所归啊!”接着道:“自与你师傅‘逍遥公子’相别,屈指已有三载。不知任兄别来无恙?”语气戏谑而亲切。冷敖生性寡言木讷,见怜晓敏娇艳可人,算反常多语了。
  怜晓敏盈盈娇语道:“冷宗主谬赞了,家师一切安好,家师常在敏儿面前提起你的丰……”这时响起莫问心地声音:“宗主,已到黄河帮水域,请宗主明示!”冷敖眺目,前方隐见陆地人头攒动,转身对怜晓敏道:“怜姑娘请暂到舱房休息。今晚再为你洗尘如何?”怜晓敏娇嗔道:“敏儿有个不请之请,想亲眼见识下宗主的英雄气概!”
  两枝绚丽的烟花破空绽放。
  黄河帮主“水里蛟”浪子横,望着从洞庭湖水平线上徐徐出现,十六艘风帆绣着勾月的战船。
  与月宗的生死存亡之战,终要一触既发。
  浪子横扫目周边紧张焦虑的帮会弟兄。知道若不鼓舞士气,便要秋风扫落叶,不战而溃。冷喝道:“众弟兄听着,你们愿让自己亲人流离失所,任人宰割吗?”
  黄河帮众人轰然答道:“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消灭一切侵入者。”
  浪子横聚声喊道:“好,不愧是我浪某人出生入死多年的好兄弟!今日就和月宗来个鱼死网破,准备战斗。”仓皇之下,岸边的帮众依三列站好位置,燃着火的箭已搭在弦上.
  平时的训练有素,此刻显示出了效率。
  密集的鼓声响起,似锤敲打在每个人沉甸甸的心灵上,众人感到喉焦舌燥。
  山雨飘摇,蓄势既发。
  月宗指挥舰上彩旗飘动。十六艘战船缓缓停下,在洞庭湖面一字排开。
  月宗门众陆续放下冲锋艇,不断跳入狭长的艇中.
  黄河帮众志成城,同仇敌忾.
  明白若让月宗上岸,那么黄河帮的名字,从此在江湖将烟消云散.
  他们现在退无后路,唯有背城一战.
  月宗的冲锋艇像蜂群般汹涌而来。
  五丈,四丈,三丈……
  浪子横喝道:“放火箭!”冰冷的虎目射出两道厉芒.
  夜幕渐已低垂,漫天的箭雨,射向月宗冲锋艇的第一轮进攻.若连绵绽放的烟花,煞是好看。
  月宗的试探性攻击,终于在黄河帮众的誓死抵抗冰消瓦解。
  “报---”黄河帮探子疾奔浪子横跟前道:“禀报帮主,月宗不下四千人马将内堂关口团团围困,请帮主速速定夺!”浪子横虎躯微颤,正要说话.轰!轰!一连串震天动地的巨响,但见一人影速若鬼魅,人未至声音已传来:“父亲,内堂关口城墙已毁,胡副帮主,郑,林两位护法与守关弟兄全部殉难.”话音悲愤难填,说完单腿已跪在浪子横身前.
  浪子横思潮起伏,看着眼前面目狰狞,嘴角还沾着血迹的儿子.伸手扶起道:“起来吧.”接着喟然叹道:“想不到月宗实力如此可怕,以胡副帮主之能,率我帮四千精锐竟抵挡不了两个时辰.”他眼光迅速掠过左右三百多的亲随.双目厉芒闪动,大喝道:“冷敖!冷敖!我浪某就算化作厉鬼也绝不放过你!”
  站在他眼前的男子身材健硕,面容黝黑,年在十五六间.闻听后面色大变道:“父亲!”话完已泪流满面.
  “水里蛟”浪子横把手一挥,阻止他出言道:“浪冲,男子汉当流血不流泪!堂堂七尺男儿岂可是软弱流涕之辈.”浪冲垂首道:“孩儿不孝,紧记父亲教诲!惜我终日只知练剑,不注重兵法,致今日不能与父分忧.”神情沮丧。  
  浪子横强压下胸中悲愤,冷喝道:“宋秦听令.”他身后走出一男子,粗眉阔脸.腮边胡须嚣张跋扈,状似刺猬,腰围如桶,背后负对金瓜锤.正是黄河帮第一高手,被称为中流砥柱的“赛张飞”宋秦.
  此人在江湖籍籍无名,一身修为已达登峰造极.自二十年前被浪子横所救,因感于浪子横的诚挚,才甘愿终身追随.
  浪子横手腕微动,不见如何动作,挂在腰侧的佩剑,给他掣在左手中,舞了个曼妙的剑雨.
  望着眼前这个与自己二十年如一日,生死与共的兄弟,诚恳道:“宋兄弟,你即拿我手中佩剑,挑选二百精锐.我厢房西侧有一秘道,浪冲懂开启之法,由他带路便可,往后冲儿就拜托兄弟你了.”转身对浪冲言道:“冲儿,为父誓与众弟兄共存亡!从今天开始,要当宋叔叔是你的父亲,明白吗?愿你们能逃过此劫.”
  宋秦恭手道:“浪大哥,就由你带冲儿从地道离去,我和兄弟们在此牵制‘无为公子’冷敖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.”
  噗!噗!一连串的声响,黄河帮众人跪满一地,纷纷劝道。
  浪子横摆手道:“你们勿须如此,我意已决,虽毫无生机,但誓教冷敖付出惨痛代价.”接着对宋秦和浪冲赤目喝道:“大丈夫在世当拿得起放得下,时间不多,你们速去.”
  宋秦忽地跪奔至浪子横脚下,咚!咚!咚!叩了三个响头.站起报拳道:“浪大哥,小弟在生之日,誓杀冷敖.不然宋秦将万箭穿心!”说完泪如涌泉,双手颤抖地接过佩剑.
  接着将剑一挥,强忍悲痛地说道:“冲儿,弟兄们,我们走.”拖着心胆俱寒的浪冲,黄河帮两百死士,顷刻走得一干二净.
  浪子横面容冷峻,对着眼前还剩一百多人的核心精锐喝道:“你们速传我命令,黄河帮所有弟兄往这里聚拢.”忽然仰天长啸,虎目射出两道精光.
  及目望着冷敖从船板上跃下,随风舞动的披袍似轻盈的枫叶.身后跟着的分别是“及时雨”莫问心,“艳媚柔骨”怜晓敏.
  再往后的,衣襟清一色绣着弯月的着金衣,红衣和白衣的月宗门众,每人右手上高举着火把.
   哗!哗!如雷的统一步伐声,似地狱传来的催命声音,重重攫紧了黄河帮众的呼吸,使他们如临深渊。
  冷敖在黄河帮众五丈前止步,摆了下衣袖.

  背后月宗门众,那如潮水般的步伐声,嘎然而止.
  浪子横知今日末路穷途,从此江湖上不再有黄河帮.高声喊道:“冷敖.你敢与浪某决一生死吗?”剩下千余人的黄河帮众闻听自己帮主在此恶劣环境下,依然豪气干云.颓丧的心态斗志顿生,群情振奋.
  冷敖一副悠然神态,慢条斯理地笑道:“败军之将,何足言勇?浪帮主若自行了断,本宗主定保你全尸.”黄河帮众闻言纷纷喝骂.
   浪子横不怒反笑,掩不住英雄末路的悲凉!
  
探手从身边属下取过一支钢矛,纵身跃过攒动的人头,如飞鹰般扑向冷敖.
  只见月宗门众快速移动,筑起三道人墙.重重将浪子横困在中间.
  第一道红色,第二道白色,第三道金色,泾渭分明.
  浪子横面对重重人浪,思忖道:自己纵横江湖三十多年,权位声名,富贵美女,虽唾手可得,但若昙花般稍纵即逝.除了颠峰时刻的灿烂,其它都在苦苦经营过程中.人赤挂而来,必赤裸而去.想到这,心中奋起万丈豪情,一声大喝,钢矛左挑右端,眼前几名月宗门众转眼倒地.
  浪子横保持灵台一片澄明,钢矛如毒蛇吐信般,直杀进蜂拥而至的月宗门众群中,如入无人之境.
  黄河帮众见自己帮主英勇威武,士气大振,随着浪子横冲出的人墙缺口,人人争先,一时杀声震天,展开洞庭夜幕下的大混战。
  冷敖蹙眉看着黄河帮众,在“水里蛟”浪子横率领下斗志如虹,似把锥子插进月宗门众的心脏.
  徐徐解下绛红披袍,扔给莫问心道:“浪子横已非当日吴下阿蒙,与二十年前相比,今日的修为简直是天壤之别.你们都不是他的对手,唯本宗主亲自送他去见阎王爷了,莫护法压阵--”
  正在浴血苦战中的浪子横,回头见自己出生入死的千余弟兄,除了身后十几个亲随外,全部战死.虎躯剧震,心内悲恸欲绝,厉啸一声,钢矛一扬,正要杀入敌阵.此际,号角响起.月宗门众如潮水般退开,唯剩下浪子横十几个人孑然站立其中.
  密密麻麻的人潮中,排众走出一赤膊男子,对浪子横道:“你不是要和本宗主生死较量吗?能死在冷某人的手上,‘水里蛟’你死有荣焉了!”浪子横心下狂喜,自己现在虽筋疲力尽,但自己意志坚强,能以性命博得冷敖受伤,也心满意足了.
  浪子横也不答话,钢矛斜挑,借飞纵之势,迫向冷敖 ,漫天化出万道寒芒.
  冷敖喝道:“来的好!”最后一字还未说完,双臂伸开,原地跃起丈高,姿势怪异优雅.若展翅飞翔的大鸟.左足速若疾风踢向矛雨.
  众人时而见两条人影扭麻成团,旋快如轮;时而只听一连串刺耳的交鸣声,端得眼花缭乱,如坠云里雾里.
  天渐鱼肚白,冷尽寒听着从怜晓敏若天籁声音里,娓娓道来冷敖的英雄霸气,想起义父对自己的宠爱,虎目有冰凉液体滑落.
  怜晓敏凤目含泪,哽咽道:“难怪家师任意行会对宗主推崇备至,寒儿,我愧对你义父啊.”说完伏在冷尽寒宽阔的肩膀上嚎啕恸哭.
冷尽寒温柔地搂着她的纤腰,轻轻的叹道:“逝者已矣!敏姐,天亮了,我们回家吧!”说完,搂抱着怜晓敏往“隐龙居”的方向走去.

我喜欢浪潮般的故事
发表于∶2008/11/12 6:16:15    IP:59.59.*.*
1人关注
[离线] [] [文集]
V会员(身份证认证)
发贴 326 贴(高级E友)
[楼]
最近发生了一些事,让自己苦不堪言.又是冲动的惩罚!

对情节的铺垫,自己不甚满意,可能和现在的心境有关系,
唉,往事不提也罢,LX的就凑合着看吧
我喜欢浪潮般的故事
发表于∶2008/11/12 6:27:25    IP:59.59.*.*
43人关注
[离线] [] [文集]
V会员(身份证认证)
发贴 20085 贴(资深元老)
[楼]
终见大树出后续,坐下慢慢看~~~~
发表于∶2008/11/12 11:32:17    IP:222.76.*.*
32人关注
[离线] [] [文集]
V会员(身份证认证)
发贴 3172 贴(黄金长老)
[楼]
我想小说应是渲泄在现实中压抑的思想,和做到现实中无法做到的事吧!
轻风忆尘http://blog.sina.com.cn/xmcc
发表于∶2008/11/12 11:49:09    IP:120.32.*.*
0人关注
[离线] [] [文集]
普通会员(手机认证)
发贴 7058 贴(白金长老)
[楼]
汗,这小说的名字起的。
忒有意思了。

发表于∶2008/11/12 12:46:35    IP:121.204.*.*
0人关注
[离线] [] [文集]
V会员(身份证认证)
发贴 134 贴(中级E友)
[楼]
大叔,你怎么了?
发表于∶2008/11/12 13:02:01    IP:61.154.*.*
9人关注
[离线] [] [文集]
V会员(身份证认证)
发贴 2495 贴(白银长老)
[楼]
加油。。我继续关注。

要装修找宏道,看风水找宏道。厦门宏道装修设计工程有限公司为你提供服务。柯先生:15080331799
发表于∶2008/11/13 10:15:20    IP:59.57.*.*
1人关注
[离线] [] [文集]
V会员(身份证认证)
发贴 326 贴(高级E友)
[楼]
下面引用由 【我不是好孩子】在 2008-11-12 13:02:01 发表的内容:
大叔,你怎么了?


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,呵呵,啊默,谢谢你的关心,
往事不可追,不提也罢,最近你的风采可别来无恙
我喜欢浪潮般的故事
发表于∶2008/11/14 16:01:03    IP:222.78.*.*
0人关注
[离线] [] [文集]
V会员(身份证认证)
发贴 1708 贴(白银长老)
[楼]
精彩生活,你我打造!我爱我的E部落!
发表于∶2008/11/15 0:05:54    IP:121.204.*.*
GXB2008  
0人关注
[离线] [] [文集]
普通会员(手机认证)
发贴 382 贴(高级E友)
[楼]
发表于∶2008/11/18 17:03:00    IP:117.25.*.*
1人关注
[离线] [] [文集]
V会员(身份证认证)
发贴 326 贴(高级E友)
[楼]
所想没去做,遗憾将主宰生命的全部,唉!
我喜欢浪潮般的故事
发表于∶2009/1/7 10:40:05    IP:222.78.*.*
直接回复楼主
回贴正文∶
添加图片∶
上传电脑中的图片。添加后可用鼠标拖至内容中合适位置
签名选择∶
  •   
联系E部落
微信公众号